■ 觀察家

打擊非法胎兒性別鑒定,監管和執法力度顯然還有不小的空間可以挖掘。

只要花298元,就能在孕嬰攝影店查出胎兒性別;孕婦做完B超就告知性別,之后會收到嬰兒襪,藍色代表男孩,粉色代表女孩……媒體記者調查發現,雖然明知非醫學需要鑒定胎兒性別在我國不允許,但在各大點評平臺、孕嬰APP以及各大搜索引擎,一些隱蔽的查性別專門店,仍在“偷做”性別鑒定生意。

禁止非法胎兒性別鑒定,我國早有明文規定?!蛾P于禁止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和選擇性別的人工終止妊娠的規定》在2003年就開始施行。此后,相關法律和政策不斷修訂和完善,也都一再重申這一原則。但是,盡管法律越來越完善,卻仍不能低估違規胎兒性別鑒定發生的概率。

這次媒體的調查,再次提供了現實佐證。不過就查處而言,打擊非法鑒定確實存在一定難度。比如,當事人配合度較低、客觀證據取證不易、流動性和隱蔽性較強等。但從以往查處的情況看,監管和執法力度的強化顯然還有不小的空間可以挖掘。

如提供B超服務的機構需要《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操作人員需要持有《執業醫師證書》、《醫師資格證書》等;B超機屬于醫療器械,也需要有相應的資質才能購買。

而這些資質多是那些非法鑒定機構所很難具備的,從嚴格打擊“非法行醫”的角度,也能夠大大壓縮它們生存的灰色空間。

事實上,2018年國家五部門就曾發文要求,加強超聲診斷儀經營與使用的監管,嚴厲打擊將超聲診斷儀銷售給不具有相應資質的機構和個人的違法違規行為;對經營使用未經注冊或者備案、無合格證明文件以及過期、失效、淘汰的超聲診斷儀的違法違規單位和個人,要嚴格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予以查處。這就提示應該從規范專業設備的銷售與使用角度,強化源頭管理。

此外,相關平臺也應該壓實責任。像一些點評平臺和孕嬰APP往往有不少各類信息。一般人都能夠在上面輕松與鑒定機構“對接”,平臺本不該那么難察覺。

而相關文件也曾明確規定,各地網信、電信、市場監管等部門要按照各自職責,加強對網絡平臺的監管,及時清理處置利用超聲診斷儀開展“胎兒攝影”涉嫌“兩非”和違法行醫行為的互聯網信息、網站(APP),依法查處含有“兩非”內容的廣告。

總之,監管執法的“掣肘”越多,越需要各方各司其職,充分調動積極性。只有協同發力,打擊胎兒非法鑒定的監管之網才能真正織密織牢。

□閔簫(媒體人)